王家五,一个爱喝酒的爹(之二)

日期:2019-08-10 14:57:36 | 人气:

王家五爱喝酒,在村里出了名。
打从记事起,就晓得爹欢喜喝酒。
朋友来了喝,红白喜事喝,高兴了喝,伤心了喝,早上喝,晚上喝……

 爹家里兄弟姊妹六个,他排行老五。

       爷爷在我出生前就去世了,几个孩子全靠我婆一手拉扯大。虽然兄弟姊妹都成了家,但条件都非常差。婆由兄弟五个轮流赡养,每家人屋里住个把月,直到1984年去世。

       婆去世那一年我才九岁。热闹不热闹我真的记不清楚了,印象最深的哭得最凶的是我大大(姑妈),家里唯一的女娃。

       爷爷上山(下葬)过后,已是下午。爹不说话,眼睛通红,一个人坐在我婆住过的火膛上喝酒。

       就着客人们吃剩了的饭菜,一边喝酒一边抽泣,我躲在火膛东边的角落里偷偷地看着,不敢出声。

       过了好一会儿,蜷缩在角落里打盹的我,被爹摔鼎罐的声音惊醒。

       望着坪场里支离破碎的生水铁片和散得一地的饭粒,所有人都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      后来才晓得,爹是因为没有吃到小米饭,才发那么大的火。

       爹给婆砌坟,所以回来得最晚。喝了两碗酒过后才发现几姊妹把道士先生撒的小米煮的饭吃得精光,没给爹留。

       据说,吃了这种小米饭是能祛病消灾的。

       几十年过去了,爹从不提这段往事,即使是喝醉酒过后。

 我娘勤快,所以家里养年猪最差的年成都得养一头,多的时候有三四头。

        年猪喂得越多,自然腊肉就烘得越多,腊肉越多就越有面子,我娘晓得爹是个很要面子的人。

        每次杀年猪,家里来的人就是平常的好几倍,喝酒吃饭都是开流水席。

        爹一个人蹲在火坑边,陪所有来的人喝酒吃肉。

        从早到晚,客人们走了又来,来了又走,只是陪酒的爹依然是那个爹,也不晓得他一天到底喝了多少酒。

        年猪吃掉大半头,苞谷烧喝了几大箍是很平常的事。

1995年我中师毕业,分配到家对面的茄通完小教书。

        爹激动得很,逢人便说现在熬出头了,大儿子甩脱犁头把当国家干部了。

        爹喝酒,又多了一个堂而皇之的理由。

        也许是我参加工作了,爹生活压力小了一些的缘故吧!爹喝酒的频率越来越高了,来家里吃饭喝酒的人更是络绎不绝。

        我上早自习回来爹在喝酒,中午下课后回来爹在喝酒,下午放学回来爹依然在喝酒,下晚自习偶尔回来爹还在喝酒。

        每次酒终人散,爹陪人喝过酒的脸红扑扑的,酒后的他格外和蔼可亲。

        每次客人走后,我娘就开始数落,大致是爹不体谅她的辛苦,油瓶倒了也不扶,家里家外都是她操持等等。

        我娘偶尔也会威胁爹:你再引这些狐朋狗友来屋里吃饭喝酒的话,我就掀桌子,搭(摔)板凳,往锅子里撒把灰,看你们吃卵去……

         每次碰到这种情况,爹总是会一边“嘿嘿”地笑着,李老爷哎,天塌下来也不要你管,有我撑着;一边又夸我娘今天的菜炒得有多好,饭煮得有多香,她的怒火也就渐渐平息下来了。

 


 

 后来我和弟弟都成家立业、娶妻生子了,爹更是心满意足。

        爹渐渐上了年纪,每次回家见他喝酒,我就不高兴:劝他少喝点,要喝就喝个二两养生酒。

        爹反驳我,你爷爷只活到63岁,我爷爷只活到53岁,我现在都是快70岁的人了,这些年都是赚的!能吃就要吃,能喝就要喝,万一哪一天动不得了(病了),好酒好肉又有个卵用!


 

从茄通走到北京,我花了整整十一年。工作、买房、创业等等,地方越大压力越大,团队越大压力越大。

        所以父子俩经常在电话里吵架,他看我是恨铁不成钢,我看他是别人爹娘都能给那么多,他们却给得那么少。

        直到我年过四十,慢慢长成了爹当年的样子,也才开始懂得爹为什么常常要喝酒;我偶尔也会偷偷地背着我娘,从车上成箱成箱地往家里搬酒。

         爹六十岁以后,他常常从别人那里听到我创业的不容易,看在眼里,痛在心里;他才开始慢慢忘却我的不好,常常惦记着我,惦记着他远方的儿孙们。

 

         爹是好爹,就是爱喝酒。

 

 

 

- 完 -

 

作者简介| 彭南科

真挚热情的土家伢子,喜欢摄影,热爱写作。

鑫科牧业创始人,王家五品牌创立者,誓言一生只做好腊肉。

 

编辑 | 零零  

排版 | 归来少年

 

王家五品牌加盟流程

免费咨询

提供图纸

免费设计

免费报价

无忧安装

终身维护